影响了自己查看伤势苏锐很自然的伸出双手放在

  只是,下一秒,当苏锐看到林傲雪脖子上五个手指的青紫印痕的时候,他的眼神瞬间变得阴冷了起来。
 
    “疼吗?”
 
    被苏锐的眼神吓到,林傲雪再次用手挡住脖子,低声说道:“不疼。”
 
    “我还想再杀他一次。”
 
    苏锐看着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的格瑞特,冷冷地说道。
 
    说完之后,他一只手从林傲雪的腿弯处穿过,另外一只手臂穿过她的腋下,直接把这位冰山美女从地上抱了起来!
 
    “啊!”
 
    这个公主抱来的实在太过突然,林傲雪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声惊呼!
 
    “放我下来。”
 
    被苏锐强有力的手臂环抱着,林傲雪的俏脸依旧通红,不知道是刚才憋气导致的,还是掺杂了一些别的心情。
 
    由于刚才重度缺氧,她根本没有力气去挣扎,当然,就算她全身充满了力气,也不见得能够挣脱苏锐的怀抱。
 
    “别动!我去给你治伤!”
 
    苏锐抱着林傲雪,直接朝着实验室大门走去!
 
    而此时,大门早已被逃出去的研究人员打开,搞不清楚状况的安保部部长张伟平正率领着陈大武等一帮得力手下准备冲进来。
 
    在苏锐冲向实验室的时候,曹天平就已经在第一时间选择了通知安保部,毕竟能够让苏锐如此重视的事情,绝对不是小事,况且总裁林傲雪还在里面,曹天平虽然搞不清楚实际状况,但对于大方向的把握还是非常准的。
 
    安保部有一帮高手,把他们叫来自然不会有错!
 
    得知总裁林傲雪和姑爷苏锐都在实验室里面之后,张伟平立刻如临大敌,开什么玩笑,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护总裁林傲雪,如果她在集团内部出了什么意外,那么这些人不如自刎谢罪好了!
 
    可是,他们还没冲进去,便有实验人员从研究中心里面冲出来了!
 
    张伟平抓住一个人就问道:“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慌慌张张的,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浓烟,浓烟,应该是着火了!”
 
    这研究人员在慌张逃离之下,也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烟雾弹一爆炸,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地往外面跑,至于再具体一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反而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楚。
 
    一听说要着火了,张伟平哪里还敢有一分侥幸心理,他抓住研究人员的领子,喊道:“总裁呢,总裁在哪里?”
 
    “不知道啊,大家都忙着逃跑,烟雾太浓,谁也看不清谁啊!”研究人员无奈地说道。
 
    “一帮混蛋!”
 
    张伟平虽然平时极其擅长溜须拍马,但是在这种关键时期却出奇的丝毫不怂,他也知道,如果总裁和姑爷在里面出了什么意外,那么自己肯定得第一个被开除!好不容易才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如果丢掉工作就太可惜了!总裁一定不能有事!
 
    正当张伟平带人准备往里面冲的时候,就见到一身是血的苏锐抱着林傲雪走出来!
 
    见到此景,张伟平的心都揪了起来!
 
    “姑爷,您和总裁没事吧?”
 
    苏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实验室里面有两个人,一个活的一个死的,给我找个安静的房间,全部拖进去!”
 
    张伟平答应了一声,然后又问道:“死了人,要不要报警?”
 
    苏锐想了一下,说道:“封锁消息,不要通知警察,有些事情与其麻烦他们不如通过自己来解决!”
 
    “好。弟兄们,跟我上!”
 
    张伟平才刚刚冲进去,就被血腥气息呛的打了个喷嚏!
 
    而苏锐说完这些以后,便抱着林傲雪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护花使者!
 
    此时众人的心中不约而同的闪过这种想法!
 
    总裁真的是名花有主了!他们以后可以彻底断绝这方面的心思了!
 
    到了办公室,把门反锁上,苏锐便抱着林傲雪来到沙发前。
 
    苏锐坐在沙发上,这样看来,林傲雪几乎就是坐在他的大腿上一般!
 
    后者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此时俏脸通红,想要起身。
 
    苏锐却双手扳住了她的肩膀,道:“别动,让我看一看你脖子上的伤。”http://piaotian.net
 
 第139章 我给你治伤
 
    林傲雪真的没有动。
 
    现在回过神来,她还心有余悸,虽然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什么表情来,但是想想真的会有些后怕。
 
    如果苏锐没有出现的话,那么今天自己就要有生命危险了吧。
 
    一想到这儿,林傲雪便下意识地再次回想起那种要命的窒息感觉。
 
    是的,格瑞特在情急之下并没有留手,在那一刻林傲雪真的感觉到自己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曾经那么遥远的东西,在这一刻好似触手可及。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苏锐的身影给了她无比的安全感。
 
    脖子上的伤痕隐隐作痛,林傲雪微微侧着头,发现苏锐正在认真查看着自己的伤势。
 
    被一个男人这样近距离的盯着看,林傲雪觉得很别扭,她本想站起身来,但是当看到苏锐那认真的表情时,却打消了这个想法。
 
    “别动。”
 
    看到林傲雪在扭头,影响了自己查看伤势,苏锐很自然的伸出双手,放在她的脸颊处,把她的头部摆正。
 
    林傲雪浑身僵硬。
 
    “还疼吗?”
 
    苏锐看着那青紫的手印,眼中精光四溅。
 
    “还好。”
 
    “在这里等着。”
 
    苏锐把林傲雪又抱起来,然后放在沙发上,便风风火火的打开门出去了。
 
    林傲雪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想着苏锐的满身血迹,不禁陷入了深思。
 
    这是自己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杀人,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苏锐的恐怖身手,除了心头有点微微害怕之外,剩下的便只有浓浓的担忧了。
 
    林傲雪并不是在担忧自己,在为苏锐担忧,想到在窒息的关键时刻出现在眼中的模糊身影,她清亮的眸光中透出一股复杂的意味来。
 
    如果不是看到了自己被那个人掐住了脖子,恐怕苏锐也不会暴怒至此吧。甚至为了自己还不惜杀人,这是华夏,即便是正当防卫,也是防卫过当,判个几年刑是绝对免不了的。
 
    林傲雪轻轻的攥了攥拳头,这件事情是因自己而起,如果苏锐真的因为保护自己而入刑,无论如何,哪怕动用所有关系,哪怕花掉必康的所有资产,林傲雪也要去救他!
 
    现在,林傲雪想的不是自己的安危,不是三矬氨仑的安危,而是苏锐的安危。
 
    如果她不是个女人的话,那一定是个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的好兄弟。
 
    她是个女人,同样可以为了帮助过自己的人两肋插刀。
 
    冰山一般的外表之下,有着旁人无法发现的古道热肠。
 
    平时的冰层实在太厚,一般人都无法发现,如果打破坚冰,那么一定会让你有种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欣喜舒适感感觉。
 
    两三分钟的工夫,苏锐去而复返,手里多了一个银色的手提箱。
 
    这就是他之前带来的箱子。
后,林傲雪抬起头看了苏锐一眼,眼睛亮晶晶的。
 
    “虽说这种伤势不至于留下疤痕,但是小心一些总是好的,而且这样也能加快你恢复的速度。”
 
    把药水搓热之后,苏锐便用手指蘸着,轻轻的吐沫在了林傲雪的脖颈伤痕处。
 
    当手指和林傲雪的脖颈肌肤接触的时候,后者的身体明显发出一阵僵硬之感,不过苏锐却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依旧用手指细心的揉着伤痕处,使得药水能够更充分的被肌肤吸收。
 
    “如果这种药水能够量产的话,绝对会形成垄断。”为了转移林傲雪的注意力,不让她一直沉浸在之前的惊悚事件里,苏锐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着天,不断的转移注意力。
 
    “为什么没有量产?”林傲雪看着苏锐弯腰给自己搓着药水,额头上都有了汗珠。
 
    “因为药材太珍贵了,如果真的要按照成本来定价的话,估计这一小瓶药水没几个人能买得起。”
 
    苏锐搓的很细心,直到林傲雪感觉到自己整个脖子都热乎乎的。
 
    不知道是药效太好了还是心理暗示,林傲雪似乎觉得脖子上的伤痕也不那么难受了,甚至连隐隐作痛之感都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