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多亏你了,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 编辑:admin -

这次真的多亏你了,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好了。”苏锐拧上盖子,然后下意识用嘴轻轻地吹了吹伤痕之上未干的药水。
 
    感受到清凉的气息和皮肤接触在一起,林傲雪有些别扭,想要躲开,却发现苏锐的眼神依旧很认真,眼中只有伤痕,并无其他。
 
    而且,那气息的味道似乎挺好闻的,很清新,不像许多男人一样嘴里都有或多或少的异味。
 
    林傲雪扯过一张纸巾,递给苏锐。
 
    “干什么?”苏锐没弄明白林傲雪的意思。
 
    “擦擦你头上的汗。”
 
    苏锐笑起来:“那可不行,要你帮我擦才可以。”
 
    林傲雪站起身来:“爱擦不擦。”
 
    苏锐苦笑了一下,拿起纸巾胡乱的在额头上抹了一把。
 
    林傲雪走到桌子前面,打开杯子,把一杯茶都喝的见了底。她也根本没在意这是苏锐之前用过的,莫斯比花茶已经凉透了,让她整个身心的温度都稍稍降了一些,舒服多了。
 
    今天真是死里逃生,那两个研究人员都是高薪从外面聘请过来的,还是林傲雪亲自面试的,简历和能力不会有问题,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最关键的是,这两人进入公司已经半年有余,一直表现都不错,难道说他们一直在打三矬氨仑新合成法的主意?完全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啊!
 
    从这一点来推断,根本讲不通,因为三矬氨仑的新合成法只是在一个月前才研究成功,他们不可能在半年前就预知此事的!
 
    或者说,这二人是最近被别人收买,才做出这种举动来?
 
    这也太恐怖了,简直和恐怖分子没什么两样!
 
    但是,即便是被别人收买,两个科研人员,怎么会拥有这样的身手?
 
    林傲雪的心里很疑惑,这种疑惑让她感觉到自己的背后都充满了凉意!
 
    如果是一般的女人,经过今天的惊魂一刻之后,肯定会保持魂不附体的状态好几天才能恢复过来,可是林傲雪不禁几乎没受到惊吓,此时甚至还能保持冷静的头脑来思考问题,真不知道该说她神经粗壮还是意志坚韧。
 
    “你在这里休息吧,我出去一下。”苏锐看了林傲雪一眼,估计她情绪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才稍稍放下心来,说道。
 
    今天的事情,无疑给苏锐敲响了警钟,自己还是太低估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的实力和决心了,这些人简直无孔不入,这次是从实验室中发动攻击,下一次会不会直接炸开办公室?
 
    要知道,西方黑暗世界的那群疯子眼里根本就没有世俗规则,更没有法律可言,他们的行为办事从来都是指凭自己的喜好,真让他们疯起来的话,自己一个人绝对是防不胜防!
 
    事实上,苏锐完全可以变成一个真正不要脸的人,丢下那个承诺,转身远走高飞,必康和林家父女的死活跟他有什么关系?大不了违背个承诺从此夹着尾巴做人再也不回华夏好了,至于把自己搞的那么累吗?
 
    可是,苏锐自然不是这样的人,和林傲雪相处了不过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他就已经把守护必康集团当成了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这件事情和美女们无关,和道义有关。
 
    他并不知道这个期限需要多久,也不知道会因为此事结下多少仇人,但是苏锐不在乎这些,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么就无畏向前好了。
 
    今天的这两个家伙很诡异很危险,他必须把所有的事情都调查个清清楚楚才行。
 
    必要的时候,苏锐不介意使出一些手段震慑一下这些贼心不死的家伙。
 
    “我和你一起去。”
 
    林傲雪站起身来,她似乎很清楚苏锐要去做什么。
 
    “不行,你在这里等着。”苏锐看着这个聪敏之极的女人,眼中透出一抹淡淡的柔光,但柔光之中也蕴含着一丝无法质疑的坚定。
 
    “在这方面,你远没有我有经验,而且待会儿的场面不会太好看,我不想让你留下什么心理阴影。”苏锐如实说道。
 
    毕竟那里有一个重伤和一个身死的家伙,苏锐一会儿肯定要对他们上一些毕竟血腥的手段,把林傲雪一起带去,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
 
    “可他们是来杀我的。”
 
    林傲雪已经走到了苏锐的身前:“可是这件事情涉及到必康的安危,我有知情权。”
 
    “你这小妞怎么就那么不听人劝呢?”苏锐一侧身子,挡在去路上,道:“你若是非要去也行,亲我一下,我就放你过去。”
 
    林傲雪闻言,直接就抬起膝盖,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往苏锐的两条腿中间顶去!http://piaotian.net
 
 第140章 没见过那么丑的小绵羊
 
    绝招再现!
 
    貌似苏锐和林傲雪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前者对林家大小姐纠缠不休,林傲雪一怒之下便赏了他一记膝撞。
 
    苏锐被林傲雪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大为不满:“我说林傲雪,你能不能每次别动不动的就使出你的断子绝孙脚?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男人的那里是不能碰的!”
 
    林傲雪显然也没想真能顶伤苏锐,就凭后者的恐怖身手,她也根本不可能碰得到这个家伙。
 
    上一次在机场,他一定是故意让自己顶到的!这个讨厌的家伙!
 
    “你管我。”林傲雪冷冷道。
 
    很酷很有型。
 
    “我管你?我当然要管你!”苏锐气的咆哮道:“我要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你不能太随心所欲,男人都喜欢听自己话的女人,现在不是母系氏族社会,女人不能太有主见不能太强势不能把男人当小绵羊,你看看,你这些条里是不是全部都占了?一条都没错过?”
 
    林傲雪淡淡地撇了撇嘴:“我没把你当小绵羊。”
 
    苏锐知道是自己的比喻不恰当,同样撇了撇嘴:“我就是打个比方,把自己……比喻成小绵羊而已。”
 
    林傲雪看也不看他:“没见过那么丑的小绵羊。”
 
    苏锐顿时要抓狂了,黑线爬了满脸:“林傲雪,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毒舌?能不能说话的时候给人留点余地?能不能多给我一点尊敬多给我一点爱的关怀?当心你以后嫁不出去!”
 
    林傲雪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嫁不嫁的出去,和你有什么关系?”
 
    苏锐简直感觉自己要被折磨疯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福章风风火火的打开办公室的门,见到苏锐一身染血之后,脸庞上的担忧之色也越发浓重。
 
    “你们没事吧?”
 
    显然,身为必康集团的董事长,林福章已经听说了刚才在实验室里发生的危险事件,夏清向他短暂的汇报了之后,他便丢下手头的事情急匆匆赶来。
 
    他没有先问自己的女儿怎么样,而是同时对女儿和苏锐说“你们没事吧”,不得不说,仅仅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细节而已,对于下属而言就很暖心。
 
    虽
    “是苏锐救的我。”就在这个时候,林傲雪忽然插嘴说道。
 
    苏锐闻言,挑了挑眉毛。
 
    林福章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女儿话语中的意思。
 
    看着苏锐的满身鲜血,林福章的眼睛中闪过了歉意和感激的神色:“这次真的多亏你了,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